吕梅顺是个老渔民

2019-09-22 作者:网赌农业   |   浏览(167)

从渔民到股东,从竭泽而渔到坐收渔利。泰宁金湖渔民的转变启示我们:只有坚持科学发展观,因地制宜,勇于创新,才能走上和谐发展之路。且看——

泰宁渔民如何“坐收渔利”

12月4日下午3点,泰宁县梅口乡渔业码头。55岁的吕梅顺坐在冬日暖阳里,娴熟地给捕鱼队员捞上来的鱼过秤、记账。

吕梅顺是个老渔民,金湖库区就是他的“金饭碗”。然而去年12月,他却与530户库区渔民一起,以捕捞证入股,加入了大金湖渔业发展有限公司,由渔民变成股民,从此告别了打鱼生涯,如今受雇于公司管理账目。

一个传统的老农民,缘何能勇敢地打破自己的“金饭碗”,走上股份共建之路?

竭泽而渔酿苦果

金湖是一个美丽的风景区,也是一个大库区,水域面积达到5.4万亩,涉及到5个乡镇、15个行政村,2000余户库区移民。

多年来,金湖渔业管理实行传统的订证捕捞模式,即渔民向县里交纳每年四五百元的资源补偿费,领取捕捞证,县里把收取的钱用于鱼苗投放。由于觉得捕捞证“不便宜”,事实上,每年仅有二三百户渔民交纳订证费,收上来钱多则十来万元,少则几万元钱,只够投放几十万尾夏花,水产资源的数量与品种得不到及时的补充,因此,金湖虽然建库20多年了,可渔业生产始终形不成规模。

吕梅顺说,虽然守着金湖“聚宝盆”,渔民的日子也不好过。每天傍晚下网,凌晨二三点就要起床到湖里去收网,春夏还好,到了冬天寒风刺骨,着实辛苦。而渔民所用的渔网都是刺网,捕上来的鱼是死鱼,价格卖不上去,只能由着鱼贩子一元两元地乱压价。最可气的是经常鱼没捕到,网却被撞坏了,渔民每年要把百分之六七十的收入用于买渔网、修渔船,一年下来没赚多少。

一方面是渔民增收困难,另一方面却是无序滥捕。由于渔民分户经营,而且存在着“谁捕谁合算”的老观念,多年来,他们不管有没有捕捞证、不分大鱼小鱼,进行掠夺性捕捞。县里虽然规定了禁捕期,可他们偷偷摸摸照捕不误,炸鱼电鱼等违法作业屡禁不止。

这破坏了金湖的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。特别是前年与去年,遭遇严重旱情后,金湖本来水位就低,而渔民却采用灯光诱捕方式滥捕,导致库区存鱼量剧降,金湖内绿藻衍生,水质恶化,不仅影响了金湖旅游形象,渔民也大多亏本经营。吕梅顺去年就净亏了3000余元。

多方寻找觅出路

金湖渔业出路在何方?若由外商承包,渔业或许有所发展,县财政每年也能收入数百万元承包费,但渔民的利益又将如何保证?

泰宁县各部门组织专门班子抓此项工作,进村入户了解渔民思想动态,探讨金湖渔业管理出路问题;多次组织渔民代表前往养鱼大县、大省实地考察。在总结教训、借鉴经验的基础上,创造性地提出了实行股份合作开发管理金湖大水面渔业的新模式,即渔民以捕捞证入股,每股股金2000元,共同成立大金湖渔业有限公司,公司按照规范化运作,实行统一投放鱼苗、统一捕捞、统一销售、统一分红。

消息传出,渔民炸开了锅。多数人在质疑:按老传统打鱼,不管怎么着多少可以赚点。现在不仅要把“饭碗”交给“外人”打理,还得从兜里掏钱出来当股金,万一公司没发展,血本无归不说,以后的生活生产可怎么办?

面对群众的困惑,县农业局将全体60名干部,分成三大组,派往3个核心库区移民区,挨家挨户给渔民做工作。农业局副局长肖光毅说,那段时间,干部们没少吃苦、没少挨骂,最终诚心换来了群众的理解。由于之前尝到了股份合作游船公司、股份合作度假山庄的“甜头”,耐心工作之下,渔民们走上了股份共建渔业之路。去年12月,大金湖渔业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成立,有资格成为股民的530户渔民,一个不落全部按时交上了股本金,公司共吸纳股金178.4万元。

2005年1月1日,金湖开始封库休渔。1月6日,在100多名股民代表的注视下,首批鱼苗投放到了湖里。至7月底,公司共投资130余万元,投放了大规格鲢、鳙鱼种鱼苗17.5万公斤、夏花500余万尾,数量是往年的几十倍,同时形成了金湖鱼种的合理搭配。

渔民上岸收“渔利”

公司的管理制度非常严格。在全体股民的选举下,产生了31名股东代表、9名董事会成员、7名监事会成员,分别负责公司的护库、捕捞、销售等各环节工作。县农业局派出1名专职出纳、1名兼职会计,协助公司做好财务管理。县有关部门每半年审计一次,审计结果除在股东大会上通报,还以宣传单的形式入户。

如此透明化操作,渔民放心地从繁重的打鱼生涯中解脱出来,“洗脚上岸”。他们一边等着“坐收渔利”,一边转移劳力另寻致富之路。梅口村的梅二村小组,位于一个偏僻的小岛上,交通极其不便。原先30多户渔民日子虽过得拮据贫困,却没有几个人有勇气到外面闯世界,也不愿意搬迁。今年不需要他们再辛苦打鱼了,村民几乎都外出务工,只剩下老人看家,新村规划也在顺利地进行中。而公司因需要,也返聘了120多名渔民从事护库、保安、捕捞等工作,他们每月能领到600到1000元不等的工资。吕梅顺帮助管理账目,每个月七八百元工资,一年下来也有近万元的收入,仅这一项就比以前打鱼强多了。

网赌比较可靠的app,封库休渔10个月后,11月伊始,金湖进入了捕鱼旺季,每天都有三艘大型渔船在作业。公司实行科学捕捞,抓大鱼放小鱼,鱼儿从入网到销售,几乎没离开水,活蹦乱跳,价格比以前翻番。一个月来,每天平均一二万公斤鲜鱼俏销省内外10多个市场,供不应求。预计到年底可捕捞成鱼约千吨,扣除明年所需的成本,入股股民每股可分红3000元左右。

渔业延伸产业链

鱼儿多了,金湖水眼见得清澈起来。公司董事长吴赞忠说,目前金湖的透视度是2.5米,水质没污染,经多项测试,符合申报有机鱼的标准。公司目前正在做申报的前期工作,以打造泰宁的鱼品牌。

而金湖优良的水质、广阔的鱼苗市场也吸引来了湖北客商张国勤。张国勤是位专业技术人员,经认真比较,觉得泰宁森林覆盖率高、水质好,比在湖北养鱼苗更有优势;而且福建是个渔业大省,全省却没有一个上规模的鱼苗基地,市场大有作为,因此今年他带着8名技术人员,在泰宁建立了1580亩鱼苗基地,喂养了30万公斤的鱼苗,准备明年将规模扩大到50万公斤,成为全省最大的淡水鱼苗繁育基地。他还引荐一位技术拔尖的同学前来喂养银鱼,在金湖里投放了近亿枚银鱼卵。

能否将金湖鱼与泰宁旅游结合起来,形成一种特色旅游产品呢?公司董事长、渔民中的经济能人吴赞忠,今年建立了淡水鱼加工厂,引进一套深加工设备,年可以加工鲜鱼100万公斤,常年需要约50名劳动力。如今,经过深加工的“金湖美味鱼”,出现在泰宁的各大景区,成为泰宁旅游的一道风景线。

与其同时,以金湖鱼为主菜谱的“鱼味馆”,从无到有,步步扩张,成为泰宁旅游要素中的重要的环节。

[正规网上赌博,wzly]新华网福建频道[/wzly]

本文由正规网上赌博发布于网赌农业,转载请注明出处:吕梅顺是个老渔民

关键词: